阿笙

无cp洁癖,看到好安利就吃

【明唐】歪果仁 (短小番外)

CP:基三,明唐,EG,逻辑渣

卖萌界的非正太汉子不多,炮哥算是个中翘楚。

还是玩泥巴的年纪,师傅拉他上幽冥渊边的崖上苦修。师姐每日来送饭菜,见他身子单薄便给他捎了几件衣裳,谁知护了身子漏了脸,一月后炮哥回黑山谷时脸被风吹瘫了,张嘴都难。

师傅别过脸去,咳了几声,怎么办,治呗。

养了一年,师姐捧着他的脸左看右看——糙,真糙。

说,给老娘笑一个。

炮哥想了想,扯开两边嘴角,仰头发出咯咯两声。

师姐:“……”

师傅你开门啊!你有本事毁正太有本事开门啊!!!

从此炮哥在师姐的教导下勤奋刻苦,每日揣个铜镜练表情,还加上动作协调。

啥吃东西抿嘴大口含、歪头蹙眉表疑惑、坐凳子晃悠小腿、眼中水汽缭绕,脸颊秒生红晕…… 面面俱到,毁人不倦。

唐小弟后来问起此事,炮哥十指刮墙刮得抠都抠不下来。能说啥呢?小时候不懂事被忽悠了,现在后悔莫及,再改不过来了。说着抱起被子就捶,鼓起包子脸“哼唧”一声把唐小弟雷得不轻。

真作……

炮哥脸一阵黑一阵红,放下被子讷讷道:“啧,本能……”

唐小弟:……

师兄咱别嘟嘴成么。


END.
——————————————————

PS:很久没产出了,正文存稿改了很多遍都不满意,更新遥遥无期,跪歉。

六级考完了,其他事儿暂时也差不多了

该填坑了……

歪果仁和上元节都有更新,但因为对文笔剧情设置等不满意一直没有放出来

(凡是对文笔不满意或觉得人物OOC我都会停更)

目前在纠结先填哪个坑……或者开个新的?

去年就一直想写拆迁办主任陆危楼和轮椅钉子户唐傲天的现代背景拉郎_(:з」∠)_ 因怕坑太多填不了就没有然后了。果然现在遍地坑填都填不起来……

#伪策唐# 2X青年欢乐多…… (日常)



微博改成伪论坛体方便阅读


师门日常,策唐两只是发小,互看不爽

爷踩的就是脸:天策

滚滚滚:唐门




PO主:再看不到策唐本我就愤而割腿肉……


1L# 爷踩的就是脸


→_→坐等吃腿肉


2L#  滚滚滚


一楼煞笔


3L#  PO主


回复2L:233333


4L#  滚滚滚


回复3L:一楼真的是煞笔,骗你干嘛!


5L#  爷踩的就是脸


→_→我是煞笔你就是逗比


6L#  滚滚滚


逗比总比煞笔好!


7L#  爷踩的就是脸


呵呵,继续自我安慰。


8L#  滚滚滚


何须呢


9L#  爷踩的就是脸


听说你很土豪,资助我点迈


10L#  滚滚滚


我特么卖肾的


11L#  爷踩的就是脸


那你再卖一个


12L#  滚滚滚


滚,你特么自己有两个,自己卖去


13L#  楼主


回复12L:你一唐门好意思说自己有肾 [/再见]


14L#  滚滚滚


我还真有肾  [/笑哭]


15L#  爷踩的就是脸


she bu de


16L#  滚滚滚


煞笔,说人话


17L#  爷踩的就是脸


输入法有问题


18#  滚滚滚


电脑给砸了吧


19L#  爷踩的就是脸


ni mai wo za


20L#  滚滚滚


我电脑还真坏了,送保修了  [/笑哭]


21L#  爷踩的就是脸


呵呵,报应


22L#  滚滚滚


报你妹啊,劳资拿去清灰,给劳资弄得开不了机


23L#  爷踩的就是脸


清灰的都看不惯你,果然吃藕,呵呵


24L#  滚滚滚


说人话行么!


25L#  爷踩的就是脸


吃藕=丑


26L#  滚滚滚


果然是游戏打多了,连话都不会说了


27L#  爷踩的就是脸


懂个啵,吃藕是现在的流行语


28L#  滚滚滚


说简单点,就是连话都不会说了


29L#  爷踩的就是脸


呵呵,你说啥子就是啥子


30L#  PO主


你们有本事秀恩爱有本事出本子啊!  [/再见]




END.


——————————


策唐基本没出过本子,也是心塞

之前一本不错的下下签上上签通贩也是入圈前的事了


下一篇策唐【脸盲炮系列】

《上元节》(即元宵节)   


#策唐# 《投林》 ⑥ (不尽现实的现实向)

CP:策唐 (看成rps也成)


中午日头正高,军爷早推了饼车进院子,坐在纱门下的台阶上择菜。

南方的冬天很是湿冷,两年前房里没有空调,裹了大衣抱着个热水袋坐在电脑前下副本,冷风飕飕地扎进肌肉里,肩膀与脖子后的肌肉长时间绷紧受寒,电脑使久了一阵阵刺痛袭上肩头。尤其近几天放假一天黏着电脑十几个小时,实在后颈疼得厉害,才被太后赶出来卖饼。

帮里群小兔崽子群龙无首,一群纯PVP撒丫子出去自己组团下本玩得不亦乐乎,偶尔发个QQ报告攻防情况,他也挺放心。

只不过这清闲日子却令人不适。

每天卖半天饼,歇半天用电影动画打发,晚上陪父母聊天看电视,不到十点便睡。他不知道生活是否就像这样,因平淡无趣而颇感烦躁不安。

天策往常除了上课便是游戏,每日要清4个号的CD,用近十个号的精力体力做小药宴席补给攻防前线。而这些一夕之间退出了他的“生活”,空虚如藤蔓攀附而上将热情与动力尘封。

唐门问过他累不累,而他回答是很开心。不论是为游戏与竞技本身,还是为游戏中的同伴。愉快是极短暂的,人们一天中的大部分时间并没有什么特别情感,只是想着要做什么,或正在做什么。

然而当天策知道唐门要到山里每日干着农活、折枯枝作柴、处理那些玉米和腌肉,且网络信号微弱时,他总觉得唐门去的是一个牢笼。就像现在的自己。不安与微不可察的恐惧骚扰了他数日。

当然他挽留过,在唐门回乡的前一天——以攻防副本CD和花店为由。事实上唐门在老家的日子也并不安心,他牵挂着那个可有可无的花店和那个腊汁揪面片一般的小年轻。看似闲云野鹤的生活同样能扰得他每天多消耗半包烟。

几天后唐门把手机网络从4G换成2G好歹能半分钟发出一条QQ信息,天策择着菜正无聊得想不开要去景区门口卖饼感受一下与城管赛跑的刺激,看到消息麻溜地用围裙抹了水渍噼里啪啦往屏幕上戳。

天策:你怎么现在才上线这帮里都快揭不开锅了熊孩子乱成一团快回来喂奶!

唐门:山里网不给力。前天才叽萝说帮里出了玄晶你别驴我。

天策:不还有电话短信吗?长江中下游再偏的山区也不可能没信号吧你才憋驴我!

唐门:不想浪费话费 /抠鼻

天策:什么叫浪费!老唐你等着,看我下个月杀过去咱俩真人PK

唐门:千里送啊?你别来了,我直接打给你110块,10块拿去买麻辣烫。

天策:你妹!这不正好下个月想去旅游,干脆往你那儿得了,还能给包食宿。

唐门:你这脸皮……

天策:多谢内子包涵,尽快把地址交出吧 /大笑

唐门:……

于是还是要面基了?唐门有些不知所措,他抬手摸了摸老脸——会不会见光死?





TBC.



————————————————————


PS:可能策唐一直到第十段都不会在游戏内,所以与游戏相联系的部分会由秀藏完成
想表达的东西多且杂,会尽量说清楚
其中策唐,一个是涉世未深沉浸二次元的大学生,一个是心中仍保留点浪漫主义却为现实烦忧的鳏夫,当他们同样面对褪去繁华的生活,这份感情会不会新进展…… 我可能写不透也写不深,尽力而为,不时修缮。未免误导看策唐的小伙伴以后不会再加tag
秀藏是调味剂

#明唐# 歪果仁 ③

CP:明唐,EG,逻辑渣


今日开摊,喵妹说哥呀,要不咱入乡随俗买点糖浆来裹串儿吧,再加点蔬菜水果,荤素搭配,现在的姑娘姨婆就爱这套。

喵哥无语,这得多糟蹋肉。

“你看糖醋排骨松鼠鳜鱼玉米烙不都是甜出名的么。”喵妹理直气壮,往边上食摊桌一拍,“叶哥,来两碗甜豆花!让这死脑筋见识见识甜文化的精髓!”

喵哥心说那特么能一样么,边往墙边挪了几步,想着端了豆花趁喵妹不备直接给撂废篓里。

不过豆花到底是没上。

豆花老板躲在一边哆哆嗦嗦,欲哭无泪地指着摇摇欲坠的桌板悲说这架吵成这样让人怎么做买卖呀。方说完那边桌上一碗豆花就翻撒在地,滚了一地尘土。

四周鸦雀无声。

喵哥:……翻得好。

那边的两个始作俑者瞬间从剑拔弩张转换成兄友弟恭。炮哥撅嘴:“不是我干的。”

对面的军爷抖着手闷了剩下半杯茶:……一个巴掌拍不响。这才上任几天就砸了百姓的碗,回头部队声誉受损我不得被师姐削层皮……

“咸豆花。”炮哥依旧毫不妥协。
军爷扶额: “闭嘴。”

豆花老板不答应了,猫在豆花桶后头哽长了脖子抖唇道:“我我我我我这里只买甜的!”

“老板别急,莫要气坏了身子,”军爷赶紧上前扶住。却只听咔一声,背后的枪戳在人木摊架上。

他深呼吸定了定心神,稳住姿势缓缓退后一步,桶里的豆花随着木架晃得他心惊胆颤。豆花老板急得眼里直冒血丝,在一旁直喊:“别动别动!别洒了!小本生意丁点儿都折不起呀!”

街对面卖红薯的卖馄饨的卖烧饼的一时都望了过来。

“这不秦家娃吗?咋当了地保呢?”

“哎呀,听说呀,他爹丢他去当兵结果军里不要,退下来就当地头蛇了呗。”

“不是地头蛇,我儿子说那叫城管,专门管我们这些小摊贩。”

“怪不得,你看叶豆花不是被抓了吧,要不咱快收拾收拾撤了吧!”

军爷:……

想想他自从接了城管的活儿是两面得罪,上头是祖宗,下面是大爷,过着亲戚遍天下姨妈常临门的操蛋日子。这会儿倒好,来了个过命的把子兄弟,结果为了个豆花就让他莫名丢了一街大爷的宠,看趋势这负面形象还就快根深蒂固了……

“老板,您看我呀把碗和豆花钱都赔给您,再给你把架子修了,这样成不?”军爷苦笑道。

豆花老板半蹲着靠在木桶边,点头如捣蒜:“成成成,别收我摊子就成。”

这时炮哥又伸了个脑袋过来:“咸豆花。”

军爷表示很心塞,刚把人豆花老板哄好又蹿出来这糟心瓜娃,成心捣乱么这不是。

“只有甜的,爱吃不吃。” 出来吃个豆花都能折腾,简直活祖宗。

“那就肉串儿吧。”炮哥咽了口口水说。

“现在规定烧烤不准早过申时,正月里查得紧,这个时辰哪有肉串儿摊子,坐下吃你的饼!”军爷说。

“这不就是么。”炮哥欢快地朝被喵妹推搡着迅速收摊的喵哥招呼道,“老板,来十串!”

喵妹:……


喵妹:你哪儿招惹的祖宗……

喵哥蹙眉:他说什么?

喵妹眯眼望天。



“小城管这月的指标成被我们承包了。”




TBC.

————————————————————


PS:

军爷和炮哥是好兄弟,带出来吃早餐发生的事

叶豆花是二少,抠门儿怕事,无心铸剑,跑出来自主创业中,勉强算励志

炮哥是个学渣兼逗比,一些少女卖萌举动下一篇会解释,是后天形成的习惯,正努力纠正

旁友,你知道《一拜天地》伐

又听了一遍广播剧《一拜天地》
从头到尾哭成狗,整个人都不太好

总觉得不能只有我一个人……

于是今年俺专注安利这个了_(:з」∠)_

土匪深情糙攻 X 略炸毛别扭受

看这CP欢脱吗?

时代从民国抗战到十年文革
听中抓这么久以来虐得最遍体鳞伤的一出。
后期到配音,全程高质量

反正俺是不敢听第三遍了,专注拉人下水😘

#明唐# 歪果仁 ②

CP:明唐,EG无逻辑


喵哥和炮哥每次见面都说不上几句话。

倒不是说门派恩怨血海深仇,见面了别的不谈先来两刀,而是你总不可能让两个锲而不舍地把语言课当体育课学的学渣开自带翻译脑的外挂,主角也不行。

譬如上回说到的米字格“文字拼图”,同时挑战了脑力体力极限。唐小弟为将字条凑成短文拼了整整一宿,就凭这毅力,咱就不能随意抹杀学霸配角存在的意义。

而见面的时候呢,俩学渣要【互诉衷肠】,不带师弟师妹玩儿,怕熊孩子们掐架咬耳朵扯头发毁气氛。可不带学霸玩儿不起来。

那时候大唐日报上一溜的官话,又没啥特殊语言板块,双语教学更是无从谈起。喵妹在中原待过七八年,有日常可以刷经验,而喵哥妥妥一愣头青,就连卖肉串儿也是缩在师妹后头,只烤串儿不唠嗑。

相遇那天正是元宵,炮哥才办完任务没多久,易容变装跑扬州街上凑热闹。怀里满满当当抱着不少小食零嘴,嘴里吱咕吱咕含着的糖葫芦撑起了半边面颊,手里还攥着吃了一半的糖人。

炮哥是吃白饭青菜长大的,又爱吃些软糯脆生的小吃——小时候没吃过,现在稀罕得紧。可偏是吃惯了麻辣鲜香的口,到了江南打死也咽不下那些甜食,也是没料到这甜度比起蜀中的糖点简直大杀器。

这下尴尬了,买了一堆又舍不得丢,只能硬往嘴里塞,甜得腮帮子直疼。

一阵辛香传来,炮哥被糖分折腾迷糊的大脑猛地清醒,凑上前一看是个没见过的摊子,上头的肉串倒是贼香。耸耸鼻翼,有辣椒粉!

“啵”一声拔出糖葫芦,炮哥想了想学过的官话,又见老板穿着暴露新潮怕是不好惹,谨慎道:“老板,可否请卖与我肉串三支?”

这会儿喵妹被个粉色衣裳的姑娘带出去玩闹,丢下个肉串儿摊子和“文盲”师兄。喵哥一手叉腰一手撩发,硬着头皮从齿间磨出一句“玩得开心”,等俩妹子蹦远了转身就萎,路人买啥他都不理睬,一心埋头烤肉串。

喵哥趁隙向背后瞥了眼。

哦,不是老乡。没听见。

见老板没反应,炮哥深刻思考了下。作为摆小摊儿的小老百姓许是听不懂官话,于是换了大白话,说小哥,给俺来三串,多加辣。

喵哥心想这人难打发,随手拣了几串递过去。

炮哥没接,眨了眨眼。小哥,咋多了三串。

喵哥没听懂,以为他不方便拿,从隔壁算命神棍摊上顺来几张黄符捋了捋包在肉串上给他。

“哎哟贫道的符呀!!!”

一阵哭喊从斜里穿出,炮哥眼一花一只大屁股羊飞扑而来,身子巍巍颤颤,一把白胡子都炸了。

这可是老夫用心头血画的符呀,你们这些不识货的小年轻!这是造的什么孽哟!

【不就借你几张纸么剩妞。】喵哥瞪了眼发小,忒丢丑。道长胡子吹得朝天飘,【面上那几张是员外郎他千金拿来测姻缘的八字,这票油水大,没了我扒了你的猫皮。从前怎么不见你这么熊呢!赔吧败家玩意儿!败了我的娶媳妇儿的钱,我拿什么给喵儿游山玩水杀人放火,你这当师兄的怎如此罔顾师门情谊和师妹的人生幸福……】

……

【……让师妹陪你游湖。】

【……成交!】

炮哥:“……”

这俩人说什么不明白,看情形似乎道长是来索赔。于是翘起左腿对老道说,道长可否帮我挪一下腿上那块铁片,里头有五个铜板,算是替老板赔您这纸钱。

道长转头一听,乐了。小伙子上道啊!探下身按了一圈铁皮腿,啪地滾出来几枚圆物,颠了颠,没亏。

【德行。】喵哥鄙视之。

【是是,哪像你家财万贯,人买多少你送多少,够任性。】

【!!!!】

【哈哈瞧你这样儿也就仨肉串的出息……咦?】

遛着铜板的指间泛出一片青紫,道长急丢了凑近一瞧,喝!肿了!

喵哥呵呵,【出息。】


回到客栈的炮哥一拍大腿,就说忘了什么!

这条涂过毒药的腿诶!





TBC.


————————————————————


道长是个话唠,粘了胡子扮老,cp暂定喵妹,

明唐第一次见没啥特殊情节

依旧文笔渣

#策唐#《投林》⑤ (从此不敢说是现实向……)


村子里几乎没有什么年轻人,但在外的小辈每年总会回来几次。不论是为自己办喜事,还是给长辈送丧。

唐门的外公是村里的一把手,通晓易经八卦、忌宜旧礼。村上喜丧之事皆由他掌理。只因一生劳碌,疾病缠身,于去年溘然长逝。

唐门没那本事继承这份“事业”,村里与外公一辈的老人也早干不动了。这下不论喜丧都变得难办。

不得已,唐门绕着盘山公路步行到五里外的集市上磨玉米面,顺便找隔壁村的发小问问“借人”的事儿。

这发小不简单,开了个淘宝店卖自家产的粗粮熟粉,打着健康养生的招牌还真吸引了不少姑娘花钱,让他小富了一把。

对了,淘宝小老板是个藏剑叽萝,帮会帮主。每天都在帮会频道抱怨菜地等级太低、种子种类少得可怜。

说白了就是种地种傻了,还真当帮会是开心农场。

这不,小老板放着攻防不打副本不下,正背着两把闪瞎狗眼的大橙武在自家守田。一旦看到捣乱的小贼,抡起重剑一个风车就上去了,那叫一个苦大仇深。

唐门黑着脸站他背后,低头看了看手中一麻袋玉米粒,正考虑要不要砸他脑门儿。

「你这样有意思吗?」

藏剑秒了小怪,老板椅180°旋转面向唐门,以一种与他清俊面孔极违和的姿势抠了抠脚。

「还说我呢,你说你够意思不?回来十几天了都没来找我…… 你拿的什……我说这都什么年代了,你怎么还吃玉米面呢!」

整天吃山芋粉煮山核桃的,这片山也就你小老板能够了。有钱,得瑟呗。

「家里的玉米地荒了就废了,还是种起来的好。再说这也是别家给的,不吃白不吃,你要的话这袋就送你了。」

唐门放下麻袋,揉了揉腰,环顾一圈,脚下的木板吱吖吱吖响。

木梁柱上悬着一排排腊肠鱼干,还有些蒜头辣椒串。窗下一个报废的雪糕冰箱里摞满了风干的肉块。看得出小日子过得挺舒坦。

「别别别,小时候天天玉米面,我想起来就得吐。」

藏剑撂下笔电,表情拧巴,一张童颜皱成了褶子怪。

突然楼梯上传来一整脚步声和梯板的咯吱声。

藏剑闻声愣了片刻后狠狠抹了把自己的褶子脸。

「冬,来看看地瓜,你看过得去我就运去城里…… 潘哥?」

来人高大壮实,皮肤黝黑,高卷着汗衫袖管扛上来一个大竹筐。看到唐门显得有些疑惑。

唐门瞥了眼扮鸵鸟的藏剑,对方眼神飘忽。

「我回家,顺道来看看你家冬哥,让他给磨个面。」

男人一身汗味儿,忙用肩上的毛巾擦了手,从工装裤里掏出一包烟递过来。

「潘哥好些年没回来了,来根烟吧。」

唐门瞄了眼对方两倍于自己的粗壮手臂,不禁大窘—— 这山里怎么养出一个欧美系壮汉的?!这壮汉还比自己小五岁!

「阁楼上抽什么烟,我这鱼干还吃不吃了!」藏剑捂脸嚎道。

男人也不在意,放开嗓子笑道:「诶!不抽了不抽了,听冬的。我给潘哥装一箱地瓜去,」说着噔噔下了楼,留下手里还躺着包土烟的唐门目瞪口呆。

趁男人挑地瓜的时间,唐门震惊转头道。

「这是真的我们玩水漂那会儿给你抱来一堆石片的那个矮豆芽?!」

藏剑不忍直视,脸砸键盘横尸道:「是他!不知道吃了什么变异成这样。你在游戏里应该也见过他!」

唐门突然陷入了放空状态。

「是那个……」

「就是那个妖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TBC.



————————————————————


PS:

爆字数且出现了新人物
一有二少文就逗比了OTZ
俺写的这是什么鬼_(:з」∠)_
#从此再不敢说自己写的是现实向#

依旧下章军爷的场合

唐门叫潘达怎么样,天策就叫何飞沙

#策唐#《清明》(二十四题物②)


杏花春雨,曹寄循着微岚提酒上山,却见坟前已有一男子孑然而立——手执一双红烛,酒壶竹杖缠腰。

而坟茔前摆了几盘花生红豆之类,而非水果禽肉,诡异非常。

其眉目细着喜妆,唇上血红刺目。一身暗泛银光的墨黑劲装,又处处透着乖戾慑人的血腥气。

这样的人,若不是战场之上神佛难抵六亲不认的修罗,放到江湖里,也该是个噬骨夺魄的魔人。然而不论何者皆无与师兄交好的可能,更不会来此扫墓悼怀……

莫非是旧敌来鞭尸的?……这多大仇?!

曹寄默默瑟缩了两步,却被那人眼角霎时瞥过的寒光牢钉四肢,桎梏一隅。

「呃,在、在下是李副将的师弟,敢……敢问公子是?」

「我?」

唐荆偏过脸来,咧开触目惊心的红唇,粲然一笑

「我杀了他妻子,你说,我是谁?」

曹寄大骇。

「你就是师兄追杀了七年仇人?」

当年师兄前往长安暗查红衣教行迹,渐无音讯,却在第三年突然回到洛阳娶亲,不足半年师嫂被刺杀。

此后七年师兄一直在外奔波,据说是为报杀妻之仇,也有说是丧妻之痛使之心神伤损不愿归家。

依旧无人知晓。


「仇人?」


唐荆似是不懂,一脸茫茫然,只摇了摇头。抽出腰间竹杖支在身前,两膝一前一后叩上春泥,将那红烛胡乱摆了。


笑得飘渺而痴迷。


「我偏说是……」




「未亡人。」






END.

序号②男主之一就死了真的好么……
反正这篇的顺序就是乱的◐▂◐

综合食用就是—— 李继去探查长安时遇唐荆,三年内两人处了对象,而后李继为了自己的抱负和“正道”归家娶亲,接着就是大病娇唐荆杀了他妻子。李继追杀唐荆追杀了四年,终于正视两人的感情,在一山上仿造了唐荆在蜀中的故居,骗瘸腿(噗)的唐荆说两人已是回到蜀地隐居。后狼牙军袭洛阳,李继瞒着唐荆回洛阳守城,终殉城。

#策唐#忠犬与脸盲,段子

CP:策唐

(《中元节》那篇的脑洞延伸,依旧微博诅咒三连拍_(:з」∠)_)









小天策偷偷从臂弯下看向那个门边角落——小唐门像滚滚一样垂着双眼安静稳坐着。

小天策现在还没有任何能让这只脸盲炮记住他的特征。无数次走神换来了罚站,小天策站在门边看着一步之遥的小唐门幸福而苦涩。

感受到视线的小唐门突然回头迷糊地看着他

「你是…那个每天送我家马草的人?……有马草的味道…」




#不,是你的马草#








“你是何方鼠辈!”

“我是你家策!”

“给老子爬!长成这样也敢冒充将军!?”

刚摸上床就被踹出来的天策抹了一脸血,认命地逃到书房将发冠戴上回来。

脸盲炮看着他头顶的两根须须,半晌松了口气 :

“你去哪儿了?方才竟有人冒充你闯进来。你这将军怎么当的,府里守备如此松懈?”

天策:“……”




#只认须须不认人#








随着数阵巨响炸开漫天血花肢体四散,烟沙遮天蔽日。唐门赶到时看着遍野横尸赤红了眼眶。

他不断翻找着一具具尸体,每一个都面目模糊。

找不到,认不出,只有无尽的恐惧与彷徨。

……

直至一只断臂凭着肘弯勾住了他的脚踝

「家…家炮……你看……我又多了一个能让你记住的地方了…」





#严肃点!#






TBC.







PS:之前WB有人问起脸盲炮怎么当杀手,回答是——他确实杀错人过……
只是当他第一次杀错人,就被堡主丢出来了……后来就只出伤招而无杀招了